中山大將
《日本帝國外地農業試驗研究機構的比較研究: 以臺灣和樺太為中心》

《日本臺灣學會報》第20號,2018年,45-66頁。

  本文的目的是對日本帝國時期臺灣和樺太的農業試驗研究機構進行比較,揭示二者的不同點和共同點,討論其普遍性與特殊性。

  比較的第一點是構成、人事以及出版物。臺灣和樺太的不同之處在於,臺灣各地都存在地方農業試驗研究機構。出現這一情況的背景和初始條件是在日本統治之前已有眾多的人口居住在臺灣,並且這些原居民被視為主要的農業從業人員及近代化的普及對象。

  比較的第二點是農業試驗機構與原居民的關係以及對原有農法的評價。首先,在政府性產業試驗研究機構工作的原居民,在樺太完全沒有,而在臺灣不僅有正式僱員、助手近100人,技術人員也有數人。其背景是農業試驗研究機構教育訓練的結果,這與第一點提到的臺灣各地存在的地方農業試驗研究機構密切相關。其次,對於原有農法和品種,雖然兩地的實驗研究機構都沒有給予很高評價,但臺灣和樺太存在一定差別。在台灣,農業試驗研究機構會對某些品種給予相對較高的評價,並且認為可以通過包括與外來種雜交等品種改良的方式以及適宜農法的開發普及改善目前的品種。而在樺太,農業試驗機構是以農法和品種的移植為前提,除了初期以外,幾乎沒有考慮積極利用原有品種。

  比較的第三點是研究內容和方向性。在臺灣,雖然部門之間的分工體制發揮了作用,但是缺乏綜合性,僅專注於個別品種的改良與普及。與此相對,樺太農業技術人員處於指導性地位,不僅產業間合作密切,甚至連文化改造也納入視野。

  比較的第四點是技術思想。雖然在台灣與樺太的農業試驗研究機構承擔領導地位的技術官吏都畢業於札幌農學校,但這些人的農業技術思想並不相同。台灣的技術官吏傾向於“內地化”,而樺太則是“非內地化”。這其實反過來證明了樺太的特殊性,也就是說日本內地的農業技術人員,並非如先前的研究中所指出的那樣,他們在任何時候都貫徹“技術至上主義”、固執於內地大米。

  通過本文的分析,可以得出以下結論。台灣和樺太兩地區的農業試驗研究機構都擁有以下的普遍性,即合理主義、近代化意向和技術國家主義。具體活動中表現出的差異並非來自各個農業技術人員,而是由自然環境、初始條件、政策要求等方面的特殊因素造成。並且,農業技術人員提供的技術與居民想法之間存在一定分歧,可以認為這是出於兩者對合理性和近代化的考慮存在距離。但是,居民既沒有被迫全面接受農業試驗研究機構的想法,也沒有完全拒絕,兩者之間存在著一定“被選擇的近代”。

 

中山大将《日本帝国外地农业试验研究机构的比较研究——以台湾和桦太为中心》
《日本台湾学会报》第20号,2018年,45-66頁。

  本文的目的是对日本帝国时期台湾和桦太的农业试验研究机构进行比较,揭示二者的不同点和共同点,讨论其普遍性与特殊性。

  比较的第一点是构成、人事以及出版物。台湾和桦太的不同之处在于,台湾各地都存在地方农业试验研究机构。出现这一情况的背景和初始条件是在日本统治之前已有众多的人口居住在台湾,并且这些原居民被视为主要的农业从业人员及近代化的普及对象。

  比较的第二点是农业试验研究机构与原居民的关系以及对原有农法的评价。首先,在政府性产业试验研究机构工作的原居民,在桦太完全没有,而在台湾不仅正式雇员、助手近100人,技术人员也有数人。其背景是农业试验研究机构教育训练的结果,这与第一点提到的台湾各地存在的地方农业试验研究机构密切相关。其次,对于原有农法和品种,虽然两地的试验研究机构都没有给予很高评价,但台湾和桦太存在一定差别。在台湾,农业试验研究机构会对某些品种给予相对较高的评价,并且认为可以通过包括与外来种杂交等品种改良的方式以及适宜农法的开发普及改善目前的品种。而在桦太,农业试验研究机构是以农法和品种的移植为前提,除了初期以外,几乎没有考虑积极利用原有品种。

  比较的第三点是研究内容和方向性。在台湾,虽然部门之间的分工体制发挥了作用,但是缺乏综合性,仅专注于个别品种的改良与普及。与此相对,桦太农业技术人员处于指导性地位,不仅产业间合作密切,甚至连文化改造也被纳入视野。

  比较的第四点是技术思想。虽然在台湾与桦太的农业试验研究机构承担领导地位的技术官吏都毕业于札幌农学校,但这些人的农业技术思想并不相同。台湾的技术官吏倾向于“内地化”,而桦太则是“非内地化”。这其实反过来证明了桦太的特殊性,也就是说日本内地的农业技术人员,并非如先前的研究中所指出的那样,他们在任何时候都贯彻“技术至上主义”、固执于内地大米。
通过本文的分析,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台湾和桦太两地区的农业试验研究机构都拥有以下的普遍性,即合理主义、近代化意向和技术国家主义。具体活动中表现出的差异并非来自各个农业技术人员,而是由自然环境、初始条件、政策要求等方面的特殊因素造成。并且,农业技术人员提供的技术与居民想法之间存在一定分歧,可以认为这是出于两者对合理性和近代化的考虑存在距离。但是,居民既没有被迫全面接受农业试验研究机构的想法,也没有完全拒绝,两者之间存在着一定 “被选择的近代”。

 

(翻译:廖明飞,监修:巫靓)
(上载:2019年8月10日)

広告